丹麥:森林中的特教學校 點閱次數:15512 分享至 Facebook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意思是培養人才很不容易,所以需要長期投入,參觀丹麥特殊教育學校,時時想到這句話,不同點是這間學校的教育目的不在培養所謂的「人才」,而是對「人」的基本關懷。
 
丹麥好友琳達是特殊教育老師,她的工作是對有身心障礙學生的家庭,提供到府輔導,因此,當她來訪時,特地安排順道到三義僑成國小和台中明道中學參訪,她對台灣學生的活潑有禮與擁有台灣文學館、科博館和國學講堂的中學校園留下深刻印象,再訪丹麥,她投桃報李,熱心安排參訪特教學校、幼稚園和高中畢業典禮,讓十年深耕校園的我們,大開眼界,尤其對森林中的特教學校,印象深刻。
 
 
「我投入特殊教育已經有十一年了,之前在教養院工作。」開朗幹練的蒙特自我介紹,他的專長是教導社交障礙和肯納症的學童,丹麥的特教師資養成非常嚴格,大學畢業後還要接受三年專業訓練,負責輔導教學方式的學校心理學家除了具備特教老師資格外,還要四到六年的特殊教育與心理訓練。 
 
學校四周森林環繞,陽光在深深淺淺的樹葉上打光,展現北國初夏的生氣蓬勃,校舍由兼具實用和設計的大小平房組成,蒙特說:「環境很重要,學生大多來自大城市,擁擠,生活壓力大,這裡的生活寧靜,師生住校,大家像一家人。」全校包括二十位行政人員,二十四位老師,六十位學生,學生依據個性和學習階段分成創意組、海洋希望組和森林組等,接受量身打造的課程。
 
 
第一站就令人驚艷,壁爐上方有學生自畫像,鮮明色彩和線條表現了強烈個性,粉蠟筆、圖書和文具井然有序放在書櫃裡,隔間的書桌和抱枕可自由使用,整個設計溫馨自然,像是一般住家,不像交誼廳,隔壁是開放式廚房,每天由學生和老師一起動手,自製早餐和午餐,相通的另一個房間是教室,通道上有一面白板,由學生自選貼紙,標明今天要做的事,還有已完成的事,課表和學習紀錄同時上傳到網路,讓家長了解,因此,現在應徵新老師時,除了教學資格也要具備寫作能力。這,就是九個智能不足學生的教室,由三位老師負責,畢業前,還會輔導學生考取駕駛執照,具備開曳引機和農具車的能力。
 
離開教室,沿小徑走到森林中的印地安帳篷,這是學生最愛的野外餐廳,夏天時可以帶著午餐來這裡,生火,餵鹿,體驗大自然。 
 
 
 
 
第二站是低年級教室,牆壁上有可愛轉盤,標明每個人輪值的工作,照片下方的貼紙是本日學習目標,例如「學單字」「好好對人說話」「了解男女的身體不同」等,最特別的轉盤是下課時間的玩伴配對,這要由老師決定,才不會有人被孤立,不過,一天有一次可以自由選擇。

學生宿舍分為兩棟,容納八到十八歲的學生,學生各自為自己的「家」命名,布置房間,對「自己的空間」建立深層歸屬感,以宿舍為單位的節慶活動,總是引起學生熱烈反應。 

經過牧場,蒙特指著一個圍欄得意地分享,那是一個十七歲學生的作品,他很喜歡學校羊群中的兩隻南非羊,自己寫計畫,由學校補助材料,根據南非羊的習性,特地建造了專屬空間。
 
除了羊,馬廄裡有三匹馬,學生要學習照料、訓練和騎乘技巧,車庫裡的單車和獨木舟,舞蹈教室的肢體律動,都是學生喜愛的運動課程。
 
 
 
走到工作技能培訓教室時,剛好遇到兩個老師帶著五六個學生騎單車回來,笑容和滿足感洋溢在學生臉上,「太幸福了!」莫名興起想要到這裡當學生的念頭,這麼完善的學習環境,可想而知,老師非常辛苦,這不只是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而是全天候關注,師生之間像家人一樣親密,受過專業訓練的老師,以愛與信任陪伴學生,每一個人獲得的是百分之百的教育資源。
 
「學費會很貴嗎?」蒙特聽到這個問題,詳細解釋:
 
「丹麥殘障兒童由出生至十八歲,一切醫療、教育、娛樂、甚至交通費用等均由政府和民間團體負擔,這是丹麥獨特的身心障礙者特別援助服務。」
 
丹麥從1807年開始的殘障兒童福利,經過政府投入大量資源、強有力的立法和社會共識,已經形成完善制度、嚴格師資訓練和周全心理復健,確保每一個可愛的孩童,受到社會和國家的照顧。
 
相形之下,我國從民國十六年開始的殘障兒童福利,因為政府經費缺乏、相關法令不夠周延及大眾缺乏殘障兒童福利的新觀念,還有很大進步空間,直到有一天,社會有這樣的共識:
 
「殘障兒童不是其父母獨自承擔的問題,或是非營利組織關懷的對象,而是整個社會責無旁貸的責任。」才有可能督促政府立法,投入更多資源保障殘障兒童的「基本權益」。
 
西元前551年出生的孔老夫子是史上第一個主張「有教無類」的老師─學生不分貧富、貴賤或愚笨、聰明,每個人都擁有相同的教育機會,他廣收門生,上至達官貴人,下至民間草民,超過三千名學生,聆聽他的諄諄教誨,建立儒家學說,影響深遠。
 
在二十一世紀,「有教無類」不只是一個老師的理想,應該是文明國家對國民的基本保障,從琳達和蒙特身上,感受到的不是為學生犧牲奮鬥的熱血精神,而是具備專業能力的關懷,這樣的愛背後是相對的報酬、自我的肯定、社會的認同和家長的信賴,因此,學生在接受特殊教育課程時,不會有弱勢族群的自卑感,擁有一般孩子的自信和快樂。
 
回想貼在壁爐上的自畫像,每一個孩子的面容,充滿力量。
 
 Vicky & Pinky & Morten
 
 
參考資料:
 
 
 
 

 

 分享至 Facebook

  回 [ 單車環球夢 ] 所有文章列表

空谷回聲

Pinky這篇報導完整地給我一個圖像,連結了丹麥和台灣。希望見賢思齊的效應出現,有朝一日台灣的孩子也可以將"有力量的自畫像"貼在自己國家友善的環境堙C Thank you, VP! ~Rita
Rita 於2012-01-10 13:15:03回應 1樓

Dear Rita:
這次真的是一個很特別的參訪,我都好想去那裡念書哦*)

去年底到啟明學校分享,身為光之藝廊身心障礙藝術協會會員、捐贈藝術品義賣,感受到台灣在這方面的投入,現在還是在特殊學校和民間非營利組織層次,如果未來能夠透過立法,那就是真正的以人為本的福利了~
版主於2012-01-10 14:50:12回應

分享您的讀文感想

暱稱:
E-Mail:
網站:
內文:
驗證碼:
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皆為大寫英文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