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停歇的旅人》「先求異,再求好」的教學實踐 (劉國松教授) 點閱次數:8139 分享至 Facebook

          

         與心靜的緣分是一連串的意外。

         當時,我剛從香港中文大學退休回東海大學美術系任教,偶然遇見年輕記者想要採訪,我很意外,更意外的是,她對藝術的了解廣泛而深入,印象深刻,從此成為忘年之交。還記得心靜有一次來畫室,帶了台中名產「松子酥」當伴手禮,我開玩笑說:「朋友叫我松子,你送松子酥,這不是讓我輸嘛!」那天打麻將果然大輸,朋友大樂,從此看到我就大喊「松子輸,松子輸。」

   後來得知心靜將要和好友存青,進行單車環球之旅,我很佩服,一個人做事有決心,想到馬上就會去做的人,這是成功人士的特質。這些年,她閱歷豐富文筆流暢的作品,已經在旅行文學建立里程碑,從本書文章,也可以看到她對藝術的理解和深厚涵養。

   人類的文明史是由兩類人創造出來的。物質文明是科學家,精神文明是由包括畫家在內的藝術家創造出來的。要成為一位科學家,一定先要有自己獨特的思想與理念,要證明這理念是對的,就必須在實驗室裡去做實驗,實驗的結果成功了,才有所發明。畫家與科學家一樣,也要先有新的思想與理念,再不停在畫室做實驗,沒有創造就不能稱其為畫家。如果古人怎麼畫你就怎麼畫,老師教你這樣畫你就這樣畫,完全不知道為甚麼,那就等同科學家的助手,不能稱為藝術家了。我在六O年代,就提出「革中鋒的命」主張,推動中國畫現代化,八O時代在大陸各地巡迴演講示範技法,引起風潮,皮道堅與王璜生在廣東美術館策劃「中國水墨實驗二十年:1980-2001」,大陸藝術家都是展出八O到OO年的作品,皮道堅特別要我提供六O到八O年代的作品,證實我是「實驗水墨」的先鋒。

   傳統繪畫的教學理論是「為學如同金字塔」,因此學畫要臨摹過去各家各派的技法,先把基礎學好後再求個人的創造,是先求好,再求異,這是通才教育,但是我認為「為學當如摩天大樓」,培養藝術家需要專才教育。過去的金字塔因建築技術差,一定要地基廣闊,才能蓋得高,可說是堆起來的。可是現代的摩天大樓有哪一棟是有那樣廣闊的地基呢?都像一個柱子一樣,上下一般粗,個個建得比金字塔還高。因為現代建築的地基是往下扎,只求深,不求廣,地基打得愈深,大樓也就建得愈高。所以現代畫家不在於能畫的種類與方法多,而在於你畫的與別人的不同,並且把它做得「專、精、深」。你的技巧愈獨創、愈新,將來建得愈高,愈出人頭地。這就是「先求異,再求好」的真義所在。我在課堂上教導學生拋開筆墨傳統,不要抄襲古人,進而介紹幾種水墨畫的新技法給他們看,證明不用筆也可以畫出好畫來,然後鼓勵他們一定要能舉一反三,探索、試驗、創造自己的新技法隨後再一再地重複練習。等到把自己創造的新技巧練習好了,能運用自如了,個人的畫風也就建立起來了。

   心靜的學畫過程,就是先求異再求好的實踐,她非科班出身,完全沒有傳統的包袱和束縛,從水拓法開始,不斷實驗新技法,大膽揮灑,不斷精進,很快發展出具有個人風格的海洋心象系列,受到專業的讚賞,同時受到市場肯定,這不意外,有些人的才能是多方面的,聰明絕頂,很容易跨到新的領域。我另外一個學生李君毅也是這樣,他本來念生化系,從來沒學過傳統國畫,在我鼓勵之下轉到藝術系,大二上了我的現代水墨課,不斷實驗新技法,畢業作品《萬歲,萬睡,萬萬碎》一鳴驚人,獲得第一名。

   回首這五十年來像一個現代水墨傳教士,到處推廣,看到現代水墨近年來已變成中國畫主流,連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都策劃「水墨」展,自然感到欣慰,其實,二OO七年在北京故宮博物館武英殿展覽館開展覽時,已經和自己說這生沒白活了,未來,希望有更多藝術家投入,使承襲東方文化精神的水墨,為人類文明做出更大的貢獻。

 

→ 2002年 心靜和劉國松老師於台中文化中心展覽合影。

→ 2012 年 心靜於劉國松老師桃園畫室採訪合影。

→ 2014年5月 與劉國松老師一起參加美國史丹福大學舉辦「現代水墨研討會」,於Cantor Art Center 劉國松老師畫作前合影。

CHINESE LANDSCAPES ─ Explorations in Literature, Poetry, Film, and the Visual Arts. / Stanford University

 

 

 

江心靜 新書《永不停歇的旅人》2015 年 9 月 木馬文化出版

 

 

 

 分享至 Facebook

  回 [ 單車環球夢 ] 所有文章列表

空谷回聲

分享您的讀文感想

暱稱:
E-Mail:
網站:
內文:
驗證碼:
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皆為大寫英文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