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釜山,天寒地凍之二:兵家必爭之地 點閱次數:11830 分享至 Facebook


越過一個海峽,季節就改變了。

「從斯德哥爾摩搭遊輪到芬蘭,一踏上芬蘭古城土庫(Turku)的土地,就知道冬天來了。暗無天日,所有秋天的色彩,都留在瑞典……」這是2000年單車環波羅的海的寫照,這次,面臨同樣的戲劇性變化,兩個月前在沖繩,烈日大力烘烤,曬到脫皮,九州則是豐收季,秋陽普照大地,不論是金黃稻田還是翠綠茶園,都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騎協力車環中國海的旅程,到了韓國,陽光一下子少了很多,海港塗上一層厚厚的黑,號稱韓國最美沙灘的海雲臺海水浴場,空空蕩蕩,夏日人潮走了,冬季海鷗還沒來,冷風橫掃黯淡無光的海灘,海浪無精打采口吐泡沫,沿著沙灘綿延一整排的飯店,進入冬眠期。

在城市中穿梭,拿著韓、中、英、日文四張地圖問路,還是得不到答案,幸好釜山地鐵站,每一站都有一個號碼,阿拉伯數字是全世界共通的,本身有閱讀強迫症,文字看不懂,不自覺在背電話號碼,存青幸災樂禍說:

「這下你什麼也不能讀了吧。」我露出「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的表情作困獸之鬥。

這個遺憾到了「釜山博物館」稍微紓解,戴上中文語音解說器,聆聽不同朝代釜山的發展和以釜山為舞台的東亞史。

原來有不少文物就是在剛剛去過的海雲臺出土,舊石器時代常見的石斧、石刃和削器,還有高麗時代的青瓷和朝鮮時代的白瓷,很難想像在海水浴場挖掘考古的畫面。

釜山隔「朝鮮海峽」和日本相望,自然是兵家必爭之地,一五九二年,豐臣秀吉發兵十五萬企圖吞併朝鮮,就是在釜山登陸,這場前後兩次歷時七年的戰爭,韓方稱為壬辰倭亂、丁酉再亂,日方稱之為文祿•慶長之役,中國則稱為萬曆朝鮮戰爭,牽涉三方的戰事,在中日韓三國史書都留下記載。

一開始,剛經歷戰國時期的日軍勢如破竹,很快逼近首都,李朝國王逃到中朝邊境,派使者向明朝求救,朝鮮承平已久,黨爭劇烈,軍隊卻不堪一擊,唯有水師李舜臣擊敗日本海軍。日軍燒殺擄掠,各地紛紛組成民兵反抗,李舜臣切斷日本補給,又值明朝援軍趕到,兩方互有勝負,日軍預期戰果落空,雙方都無意久戰,開始和談。

和議破裂,一五九七年豐臣秀吉發動第二次攻擊,這次日軍使用反間計,忠君愛國的李舜臣,不敵小人忌妒、君王猜忌,入獄遭受酷刑後流放,後來才因戰事吃緊再度起用,最有名的是在鳴梁海峽以寡敵眾,用十三艘船擊退三百三十多艘日艦,最後一役,李舜臣和明將鄧子龍並肩作戰,戰果輝煌,卻不幸雙雙戰死。在陸地戰,明朝和朝鮮聯軍擊潰日軍,此時,豐臣秀吉病死的消息傳來,日軍撤退,明朝和朝鮮得到最後勝利。

細看李舜臣發明的龜甲船模型,像是海上坦克車,易守難攻,韓劇《不滅的李舜臣》就是描寫李舜臣抵抗日本侵略的英勇事蹟,百元韓幣上的封面人物也是李舜臣,至今受到韓國人推崇的民族英雄。

然而,同一件事,不同觀點解讀,就會產生不同的結果。

記得二十年前閱讀井上靖的歷史小說《戰國紅顏》,對書中描述野心勃勃的老將軍豐臣秀吉,身穿華麗戰袍,騎金鞍駿馬,用一種近乎愚蠢的熱鬧方式出征朝鮮,印象深刻,因為小說以豐臣秀吉的側室茶茶為主角,提到出兵朝鮮的情節,只是寥寥數語。(書籍1)

其實,出兵朝鮮只是豐臣秀吉的第一步,統一戰國時代的軍事天才夢想以強大武力,建立橫跨日本、韓國和中國、印度的大帝國,戰爭失利,豐臣秀吉憂憤而亡,留下幼子秀賴和愛妾茶茶,辛苦打下的江山拱手讓給老謀深算的德川家康,親手建立的大阪城一步步毀於戰火,秀賴和茶茶被迫自殺,這是不可一世的霸主始料未及的吧。

事實上,交戰三方皆得不償失,豐臣秀吉勢力瓦解,日本進入德川幕府時代,朝鮮為了復國,死傷數十萬軍民,國土殘破,被劫掠國寶不計其數,而經此役後明朝國庫空虛,元氣大傷,女真部落的後金國趁勢崛起,取明而代之,建立清朝。(書籍2)

這場從釜山開始又從釜山結束的戰爭,使東亞版圖重新洗牌。


日韓戰爭,促成陶瓷器文化交流


想起上個月在九州陶瓷文化館參觀有田燒(也稱伊萬里燒,因為從伊萬里港出口),追溯有田燒的起源,就是豐臣秀吉軍隊強行帶回的朝鮮陶工李參平,他在有田找到陶土礦,教導瓷器技術,燒製出日本第一批瓷器。

 

一個星期後,在騎進福岡前一天,途經多久聖廟(孔廟),躲在茅屋避雨,意外發現那是「陶祖李參平顯彰庵」,表彰李參平一生對有田燒的貢獻,可見日本人對這位「朝鮮俘虜」的尊崇。

在文祿•慶長之役,豐臣秀吉武將爭相搶奪陶瓷器、搶回陶工,因此,又被稱為「陶瓷器戰爭」,除了有田燒外,著名的唐津燒、薩摩燒、平戶燒和八代燒等,也是傳自朝鮮陶工。(論文1)

 

後來,騎進福岡那一天,順道參觀唐津城,建造唐津城的石塊來自名護屋城,那是豐臣秀吉出兵朝鮮的補給站。當地的唐津燒,受益於朝鮮陶工從朝鮮帶來名為「轆轤」的木製旋轉器,才能大量生產,陶器由唐津港運送到日本各地,「唐津燒」成為日本陶器的代名詞。

站在釜山博物館,看著龜甲船,旅途中相關事物都連起來了。喜愛陶土經過窯燒的質感,在九州旅行的莫大享受就是欣賞「焼わ物」(陶瓷),沒想到卻是殘酷戰爭造成的文化交流。

展覽館內,還有大量「朝鮮通信使」的繪畫和模型,那是在七年戰爭之後,朝鮮國王(1607-1811)在日本江戶時代派遣到江戶(東京)的外交大使,總共十二次,主要目的是帶回戰爭俘虜、打探日本虛實、祝賀將軍就任和文化交流,朝鮮通信使受到日方極大禮遇,而且數量龐大,大概在三百人到五百人之間,從首爾出發的大隊人馬,不論走陸路或水路,都要經過釜山,顯示釜山和平時代的轉運站。

除了日本入侵朝鮮的壬辰倭亂,釜山博物館還展示上世紀五十年代的「韓戰」,這場被韓國稱為「6.25事變」,北韓稱為「祖國解放戰爭」,中國稱為「抗美援朝」,在美國稱為「被遺忘的戰爭」,算是冷戰時期的第一場「熱戰」,二戰後,再一次改變東亞情勢。

臨時首都遷到釜山,作為南韓和聯合國軍反攻根據地,收容了數百萬難民,成為一個巨大難民營。

二戰結束,美蘇介入,脫離日本的朝鮮半島,硬生生一分為二,分別是北方由金日成領導的「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和南方由李承晚領導的「大韓民國」。一九五O年年初美國國務卿艾奇遜把「朝鮮和台灣」排除在美國的防禦半徑外,鼓舞了金日成統一朝鮮的野心,一九五O年六月廿五日,在蘇聯和中共默許下,擁有優勢武器的北韓軍隊南下,長驅直入,三天攻佔首爾,一個多月即進逼釜山。

聯合國安理會在蘇俄代表缺席下決議出兵,指揮官麥克阿瑟策動仁川登陸,斷了北韓補給線,聯合國軍收復首爾,戰局逆轉,雄心萬丈的麥克阿瑟一路打到鴨綠江,出乎意料之外,剛打過國共內戰的中共參戰,以傷亡慘重的人海戰術對抗武器精良的火海戰術,兩方在北緯三十八度線僵持不下,打打談談,終於在軍事強權不願擴大戰事的冷戰框架中,在板門店簽署停火協議。 (書籍3)

韓戰確立持續至今的東亞版圖,南北韓對立,中蘇同床異夢,日本舊財閥勢力趁機復活,日本和美國的工業皆因軍需得到發展,美國正式對台灣實施軍事保護,兩岸分治。(書籍4)

韓戰六十年後,各方歷史檔案解密,台灣作家晏山農評論:

「美國藉由韓戰介入東北亞和台灣,雖想脫身亦其難哉;中國因韓戰得以和北韓密合,但也苦於被北韓套牢;日本經貿雖受益,但它想和美方平起平坐的意念,總是被壓制;韓戰最大受益者的蘇聯(如今的俄國),如今卻變得施力無方;朝鮮雖面目猙獰,實則是困獸之鬥;台灣則是依存於美日勢力的思惟占主流(雖然如今的親中政權有些變異)……」(網頁1)

在本應熟悉卻陌生的韓戰影像前,駐足良久,如同墊起腳尖透過一扇佈滿灰塵的小窗遙望,有一張照片是被排除在簽訂《朝鮮停戰協定》之外的南韓,人民希望統一朝鮮半島的遊行,難以忘懷。

後來看韓國研究專家朱立熙的《韓國史─悲劇的循環與宿命》,列強環伺的朝鮮半島,似乎總是無法擺脫受人操縱的命運……

「我肚子餓了。」在外面等很久的存青,總是擔任鬧鐘的角色,把我從沉重的歷史中拉出來,無論如何,人總是要吃飯的,打起精神,走出陰暗的博物館,迎向「辣味地獄」。
 

 

相關資訊:

有田燒也稱伊萬里燒,因為從伊萬里港出口,瓷器從中國傳到韓國,再傳到日本九州,最後又由荷蘭東印度公司以海上貿易傳到歐洲,促成東西方藝術文化交流。
 

 

參考文獻
【書籍】
1井上靖《戰國紅顏》一九九一年六月十六日 遠流出版社
2黃仁宇《萬曆十五年》一九九四年八月十五日 聯經出版社
3 錫德尼•L•梅耶 《麥克阿瑟在日韓》二OO五年五月 星光出版社
4 貝文-亞歷山大 著 郭維敬等 譯《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Korea : The First War We Lost)二OO三年十月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論文集】
1 羅麗馨 《日本的國際化─以福岡市為例》興大歷史學報第十三期,頁131-182,二OO二年六月
【網頁】
1 晏山農(本名蔡其達) 山農木屋《逃不過如來佛手掌的猴猻們──韓戰六十年回顧》(中文)
http://blog.roodo.com/chita/archives/12756931.html 

 

 分享至 Facebook

  回 [ 亞洲慢慢來 ] 所有文章列表

空谷回聲

分享您的讀文感想

暱稱:
E-Mail:
網站:
內文:
驗證碼:
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皆為大寫英文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