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九州福岡:「太宰府」一日遊 點閱次數:5636 分享至 Facebook

 

到九州福岡,不能不到太宰府。

福岡自古是日本對外交流的門戶,博多灣古稱那津,是個天然良港,隔著玄界灘與朝鮮半島和中國大陸相望,公元57年位於福岡附近的奴國進貢漢朝,漢光武帝贈與「漢委奴國王」金印,金印於1784年在志賀島(福岡東區)重新出土,整修農田水溝的農夫發現,轟動一時,現藏於福岡的市立博物館。直到七世紀後半,日本和百濟在白村江大敗於新羅和唐聯軍,日本戰船全軍覆沒,為了防範新羅和唐軍進犯,日本在那津的內陸設太宰府,建水城防衛,從此,太宰府變成九州的政治中心,東亞外交折衝的現場,與中國、朝鮮半島往來密切,不論是建造遣唐使船,發出入簽證,接待來使,都在太宰府進行,日本全方位學習唐朝的政治、經濟和文化,在奈良平安時代,太宰府城是除了首都以外的最大城市,儼然是東亞國際大都會。

走出西鐵的太宰府車站,在花花綠綠的旅遊地圖上,用原子筆畫了幾個圈,一向不喜歡走馬看花,又愛逛小路,所以挑選二三個最有興趣的景點,細細地看。

第一站是太宰府政廳遺址,以前人來人往的壯麗官署,毀於939年的藤原純友之亂,現在,變成一片荒蕪綠地,偶見斷垣殘壁,比較明顯的三塊是1914年的太宰府碑,1871年的都督府古址和1880年的太宰府址碑,除此之外,就像一個尋常公園,很難想像當年記載在《萬葉集》的繁華景象,在中日交流史上的著名人物,空海、最澄、圓仁、吉備真備、鑑真和尚,都是經由此地出海或入境。

仿造長安城的太宰府政廳空餘遺跡,不過,東側的觀世音寺卻保存完好,唐朝風格的佛殿,回字型設計層次分明,這座觀世音寺是746年奈良時代,天智天皇為了追悼母親齊明天皇而建的,寺內藏有被列為國寶,日本最古老的梵鐘及平安至鐮倉時代的十六尊佛像。漫步其中,遊人不多,佛寺森嚴,可想見高僧輩出東渡傳法,九州佛教中心的盛況,算是意外驚喜。

 

→ 建於奈良時代古樸的觀音寺。

 

第二站是天滿宮,人潮洶湧,天滿宮祭祀的是被尊為日本學問之神的菅原道真,太宰府天滿宮正是全國天滿宮的總本宮,地位崇高,據說過年短短三天,至少會湧入二百萬人潮,祈求「學業成就」,在九州最古老的繪馬堂上,看到掛滿了學子祈福的木牌。

一年四季祭典不斷的天滿宮,最別緻的是三月的曲水之宴,穿著平安朝服飾的才子佳人,在古梅樹下,引曲水流觴,賦詩作樂,五世紀傳自中國的習俗,流傳至今,在太宰府的梅樹枯枝下,看到特地挖掘的彎曲渠道,想像春天六千多株梅花盛開時,舉辦以前只在書上聽過的賞心樂事,唉,真不想說是「禮失求諸野」啊。

 

 

本殿、樓門、太鼓橋,走到天滿宮東側的曲水之庭,有一個仿古木造建築的入口,搭乘電梯往上,彷彿進入時光隧道,在通道出口,乍見藍色流線型科幻式建築,魄力十足,表面的鋼鐵透明玻璃,映照著山巒稜線,恰似兩條相依相偎的平行線,與大自然融為一體,這就是2005年開館的九州國立博物館了。

一走進去,挑高宏偉的大廳,讓人感到大氣和開闊,白色透明玻璃的燈箱上是原木窗櫺,現代與傳統強烈對比,塑造衝突的美感,新鮮大膽。

從一樓搭電扶梯至四樓的文化交流展,主題是「海之道,亞細亞之路」,位於日本邊陲的九州國立博物館,提供多角度的視野,從亞洲史觀點捕捉日本文化的誕生,在舊石器的繩文時代,探討遠古遷移文化,展示東亞各地出土的陶器,彌生的古墳時代,介紹從中國大陸經朝鮮半島傳來的水稻文化,派出遣唐使的奈良平安時代,深受唐朝和佛教文化薰陶,中世紀的鎌倉室町時代,與中國、朝鮮和東南亞間的貿易往來,近代的安土桃山到江戶時代,在鎖國時期透過特定窗口與西方各國交流……

除了歷史文物展示,多媒體電腦動畫,透過很多體驗式設計,讓人直接參與外來文化和九州的互動過程,例如多國語言的碰觸式電腦解說,自由敲打的中國樂器,歡迎觸摸嗅聞的遣唐使船上的檀木香料,復原的太宰府政廳模型和玩偶,水城的模型展示等,像一個好玩的歷史遊樂場。

 

→ 九州國立博物館。 

走一趟下來,腦中出現無數在陸上長途跋涉的商隊和海上乘風破浪的逐浪兒,透過他們,東亞(包括現在的越南)形成了漢字文化圈,儒家文化圈,稻米文化圈,筷子文化圈……這些熟悉事物,並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是漂洋過海,透過代代相傳,來到我們身上,長年在旅途上,不斷與異文化碰觸,格外珍惜這些先人傳下來的文化基因,尤其在日本旅行,時時有「保存唐文化並發揚光大」的驚嘆,這些融入現代生活的文化美學,在塑造日本的現代風貌中,扮演重要角色。

台灣有什麼呢?除了故宮,我們有繁體字,四大文明唯一保存至今的文字,在東亞其他地方走向不同道路後,剩下台灣、香港和澳門,還在用繁體字,筆名老貓的陳穎青,在他一篇引起廣泛迴響的文章中說:

「繁體字是唯一一條串起中國古典與現代世界的文化通道,而台灣則是這個通道最實至名歸的守護者。」(書13)

中華文化的傳佈過程中,漢字一直是重要媒介,文言文曾經是東亞知識分子筆談的共同語言,使節筆談的書法作為正式外交文件保存,亞洲各地發展出瑰麗獨特的書法藝術,現在,由於歷史的選擇,這筆珍貴遺產由我們繼承,繁體字不只是中華文化的載體,也是日常生活的語言及書寫工具,未來,將在亞洲史上留下什麼樣的故事,就看我們對繁體字有多少創造性思考了,這是一個很大又很小的問題─

虔敬地用繁體字寫下這個問題,邀請「你」來加入思考。

最後一站是品嘗梅枝餅,在四十多間小舖中,挑了一個有日本庭園的茶房,避開初秋的冷風,咬一口外皮酥脆內含飽滿紅豆的梅枝餅,聊聊天,喝一口茶,吃ㄧ顆醃梅,最後是捧著類似酒釀的熱甘酒暖胃,酸酸甜甜的,帶著幸福的滋味,踏上回程……

這是從福岡出發的,太宰府一日遊。

 

→ 享受外皮酥脆內含飽滿紅豆的梅枝餅,搭配熱茶最美味。

 

 本文摘自《亞洲慢慢來─日本沖繩&九州》(2009 聯經出版、作者 江心靜、林存青)

 

 分享至 Facebook

  回 [ 亞洲慢慢來 ] 所有文章列表

空谷回聲

分享您的讀文感想

暱稱:
E-Mail:
網站:
內文:
驗證碼:
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皆為大寫英文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