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陶山書院 ─ 與儒學大師李東恩對談 點閱次數:265 分享至 Facebook


離韓國安東二十公里的聞名古蹟,位於洛東江畔的「陶山書院」,背倚清涼山,是朝鮮時代性理學者李滉(退溪先生,嶺南學派創辦人)建立的學校,深秋造訪,遠遠望去變色的樹林奼紫嫣紅,由於剛認識的友人權先生貼心地向管理處申請中文解說志工,因此認識了裴先生,他熱愛中華文化,自公職退休後透過網路自學中文,還特地到成都學了半年中文。

裴先生一開始先拿出一張千元大鈔,正面是李滉,儒冠長鬚,旁邊還有一個投壺,那是退溪先生喜愛的古儒生遊戲,背面就是我們現在所站的地方,山水環抱的陶山書院全景圖,退溪先生辭官六十八次,終於達成「退出官場,隱居於溪邊,在大自然中專心做學問和教育人才」的人生理想。他所創辦的陶山書院,相當於中國的白鹿洞書院,朱熹重建的白鹿洞書院有「海內書院第一」的美稱,宋末至清初,一直是中國文化的搖籃,陶山書院則領導安東保存至今的四十多所書院和尊禮重義的村落和宅院,共同發揚儒家文化,使韓諺有「朝鮮人才的一半出自嶺南,嶺南人才的一半出自安東」的說法。

→ 韓國儒學大師 : 李滉

 

他指著洛東江中一個豎立了碑亭的試士壇,那是紀念朝鮮正祖為褒揚退溪先生的德行和學問,特別舉行科舉選拔地方人才。本來建在沙灘上,因為興建安東水壩,水位上升十米,在試士壇四周堆土避免水淹。

現在,每年的十月會舉行「陶山別試」─以四書五經和論語為題的漢詩大賽,看著那個與環境融合的「人造島」,四書五經和論語?漢詩大賽?台灣文學獎一面倒是「現代詩」的天下,與四書五經和論語相關的社會教育應該是兒童讀經班,成人教育幾乎是絕緣了,沒想到韓國還有漢詩大賽,參加者踴躍,可見儒學在韓國的現代生活,有「熟悉而親切的存在感」。

存青照例忙著攝影,我拿著紙筆拼命記,權先生在一旁看到我與裴先生用中文你來我往熱烈討論,露出「這裡,真的那麼有趣嗎?」的疑惑神情。

一群人走到書院外的方字型石井,這是「冽井」,名字來自《易經》的「井冽寒泉食」,甘甜井水一直是書院飲用水,也是儒生洗心場,深一層的意思是學生鑽研學問時,用井繩打出知識的井水暢飲,努力提高自身修養以後,就像大家都可以暢飲的井水,成為讓社會接受的優秀人才。

今天的書院分為退溪先生親自創建的陶山書堂建築群與後世修建的陶山書院建築群,書堂在前,書院在後。教室外的松壇,名為節友社,退溪先生深愛梅竹松,稱為「三友」,以其風骨自勉,單單以梅兄為題的詩就有一百多首。隴雲精舍是退溪先生設計的儒生宿舍,呈現「工」字形,代表先生希望弟子能夠專心於「心體功夫」,考慮到學生的年紀差異,年長學生住東側火坑房,年輕學生在西側,中間是休息的地板間,可以互不幹擾地生活,房間四面有窗戶和房門,採光良好,空氣流通。

東西光明室則是圖書館,取自「萬卷圖書,惠我光明」的意思,為了防潮,建成樓閣式,兼具瞭望台的作用,藏書將近五千卷,包含歷代國王的內賜書籍、退溪先生藏書、門徒文集等,在豐臣秀吉入侵朝鮮的壬辰倭亂時,師生把書籍匆促藏在地下,免於被搶走的命運,陶山書院是韓國保存古本及珍本首屈一指的書院,藏書現委託國學振興院保管。

 

裴先生邊走邊講,不過以他的中文程度,很多問題難以回答,常常是我寫在紙上讓他看,他連連點頭,像是猜謎遊戲,有趣的是,角色顛倒了,我從小背三字經、論語,自修古文觀止,深受儒家思想影響,後來雖然隨著主流價值,考上知名大學國貿系,大二時終抵不住內心呼喚,家庭革命後離開學校,出社會浮沉半年,下定決心─考進冷門的中文系,四年大學,除了上課和打工,幾乎都是「泡」在故宮,沉浸在浩瀚廣大的文物中,獨享最奢侈的文化饗宴。

畢業後,台灣面臨「去中國化」浪潮,本土文化當道,我既不走入學術殿堂,以研究古籍為業,也不擔任國文老師,投身教育,卻到出版社工作,立志創作,文學不能當飯吃,在現實浪潮中掙紮求生,「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是深自期許的目標,卻羞於說出口,周圍也無人瞭解,一九九O年到江南旅行,親眼見證儒學變成古跡解說牌上死去的文字,屬於「舊封建」思想,一點也沒有留存在喧鬧參觀的人潮心中,無力挽回百年文化的斷層,孤寂感更深……沒想到途經玉山書院,稍稍顯露對民間辦學和文化遺跡的興趣,被引為上賓接待,到了陶山書院,隨口呼應裴先生的解說,他每每瞠目結舌,直說今天收穫良多。

一陣風來,在洛東江畔滿天飛舞的秋葉中,記憶的盒子打開了,孔子顏回子路子貢通通現身,還有不願立大志,只想在春天到河邊沐浴,吹著風,唱歌回家的曾點,連白天睡覺,被老師罵「朽木不可雕也」的宰予也來了。

一大群人從教室、學生宿舍、大講堂、書庫、食堂兼管理員宿舍、祭壇到遺物展示館,繞了一大圈,最後走到邊角的亦樂書齋,裴先生說這是明堂,風水最好的地方,蹲在地上用鑰匙畫出所在位置,修習氣功多年,馬上進入氣功態(氣功效應),查氣後告知:

「這裡氣場非常好,能量很強」
「你真的有感覺?」
「是的,如果你每天來這裡練甩手功二十分鐘,保證身強體健。」
「幾點開始?」
「太陽出來以後,陽光是宇宙最大能量,附近又是松樹林,松柏的能量在植物中是最強的,只要持續一個月,你就會有明顯感覺。」他無意中獲得一個健身大秘密,表情若有所思。

離開書院時,注意到一塊「鄒魯之鄉」的石碑,由孔子第七十七代嫡孫孔德成先生所題,他一九八一年訪問陶山書院,把安東比做孔子的故鄉魯國和孟子的故鄉鄒國,對培育韓國儒學文化的搖籃給予最高肯定。

生於民國九年的孔先生是遺腹子,百日襲封三十二代衍聖公,後改任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世局動盪中來到台灣,名義上歷任國大代表、考試院長、總統府資政,卻少與官場往來,居家簡樸,在台大開設「三禮研究」、「金文」、「青銅彝器」課程,身為孔家傳人,不以道統自居,秉持五四以來的科學精神研究,有「學不厭,教不倦」的先人遺風,桃李滿天下,二OO五年,台大頒予榮譽博士學位,肯定他五十年治學成就,台大校長李嗣涔表示:「孔德成指導中文、人類兩系師生,以實驗、復原的方法研究《儀禮》,是科際整合的典範。」

孔德成先生在訪問歐洲弘揚儒家思想時,曾經在演講中提及:

「……朱王之學風行朝鮮,韓人尊之,至今退溪之學在韓國仍極具影響力。」

他於民國三十八年離開山東曲阜,不曾回過故鄉,來到朝鮮半島,看到依聖人遺教建立的「杏壇」,松林青青,屋舍整齊,無數學子來此瞻仰學習,即使是以「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唯讀聖賢書」聞名的翩翩君子,也不免動容,身為精通四體的書法家,以最古老的篆體字留下心中感嘆。

中午,裴先生帶路到附近一間民宅用餐,雖然要忍受老闆臉色,蒼蠅飛來飛去,不過,鄉土料理道地又平價,物超所值。餐後,權先生要趕回安東工作,裴先生自告奮勇,願意擔任司機及嚮導,再到退溪宗宅和墓地參觀。

 

 

退溪宗宅是李滉五十歲移居終老的地方,日久毀壞,一九二六年由十三代宗孫李忠稿在家族和當地士林支持下,按原規模重建,走進上有「退溪先生舊宅」匾額的大門,右側的秋月寒水亭和後面屋舍正在整修,大略逛一圈就要離去時,裴先生注意到退溪先生十五代宗孫李東恩先生出現在左側家屋,正從起居室走到廊下,他靈機一動,主動上前打招呼,並介紹兩位台灣來的旅行作家,高齡九十九歲的李爺爺思慮清明,身體硬朗,存青展示相機中的照片,引他一笑,又拿出世界地圖介紹走過的旅程,他連連點頭,似有讚賞之意,接著仰頭思索,寫下他年輕遊歷岳陽樓所作的詩句:

生平胞聞岳陽
今日登臨洞秋
踏罷君山無限
歸來想夢中游

還有一首《巴陵望君山》。

巴陵一望洞庭秋
疑是君山水上浮
七十二峰煙雨裡
丹青二廟畫汀洲

稱讚他寫景抒情的詩,意境高遠,他高興地找出最近九十九歲大壽所寫的詩分享,更讚他有讀書人的氣節,他口中謙遜,卻滿臉笑容。

看他獨自居住在樸實老宅中,起居室散落一地的書冊和宣紙,過著今之古人的生活,見解一定不凡,急切詢問兩個問題:

「退溪先生飽讀詩書,他是否留下家訓?」
「對亞洲年輕人而言,儒學的現代意義?」

這些問題不容易翻譯,裴先生慌亂地用電子辭典確認,等候許久的李爺爺,擺擺手,拿筆直接寫下答案:

他的第一個回答是:「立志當以聖賢自期不可存毫髮退托之念,首訓,分九訓不得記。」意思就是退溪先生以天下為念,沒有留下家訓,唯期勉儒生立志要高,努力不懈。

第二個回答是:「孔子尚仁,論語以仁為核心,退溪先生的學習方法則以敬為主,意思是集中精神,排除雜念,經常保持清醒,在生活中實踐,強調知性一致。特別推薦「聖學十圖」,那是退溪先生六十八歲時為年僅十七歲的宣祖,畫下十張最重要的學問大綱及簡圖,美國卡特教授已翻譯成英文,適合年輕人閱讀……」後來才知現在每年有一萬多名韓國公務員、公司職員和學生,來到退溪宗宅附近的儒生文化修煉院學習儒教文化,瞭解待人處事的道理。

 

在一旁攝影的存青提出一個她在旅途中問了很多人的問題:

「對您來說,最幸福的事是什麼?」
「世界和平,不要有戰爭。」他一臉肅穆地回答,這個經歷過日本殖民統治、獨立運動、二戰和韓戰的百歲老人,臉上帶著「戰爭太可怕了」的記憶,希望後代子孫不要再遭遇戰爭。

「那麼,您認為韓國目前最大的問題是什麼?」我緊接著問。韓國有232間孔廟,信奉儒教者達一千萬人,李爺爺身為儒學世家宗孫,受人景仰,今年,安東市政府廣邀社會名流三百人慶祝百歲壽辰,可見他在社會上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政治人物不知禮義廉恥,這是最大的問題。」本來和藹可親的長者,端正面容,沉痛地說出他的心聲。

坐在宗宅屋簷下,聆聽教誨,如獲至寶,當場以李東恩爺爺的名字為首,寫下一首五言絕句送給李爺爺:

李家梅窗見秋意
東方大儒展鴻圖
恩澤千古節友伴
洛東江畔慎其獨

李爺爺看了整個人站起來,眼睛發亮,深深一鞠躬道謝,拿著我的小筆記本,進房拿出文房四寶,提筆將這首詩抄寫在宣紙上,學習精神,近百歲而不輟,他指著柱子上貼的「梅窗又見春消息」詩句,我點點頭,表示自己狗尾續貂。他又拿出將近一尺的大硯台,背後刻著:

壬子正月二日立春
黃卷中間對聖賢虛明一家
坐超然梅窗又見春消息莫
向瑤琴歎絕弦 滉

原來這是退溪先生所寫的七言絕句,談詩論文,相見恨晚,最後,在裴先生提議下,李爺爺親筆寫下退溪先生的名言「毋不敬 慎其獨」相贈。

 

 

捧著百歲人瑞的墨寶,有如千斤重,離開宗宅路上,裴先生直呼:「你們真是太幸運了,一般人連見上一面的機會都沒有。」

經此奇遇,裴先生像大力水手吃了菠菜,精力充沛,開車直奔退溪先生墓地,據說他怕子孫歌功頌德,生前就寫好了墓誌銘,天色漸暗,迅速離開松林環繞的簡樸墓碑,上車,又衝到韓國國學振興院,東方風格的現代化建築群,下車,小跑步,儒教文化博物館快要關門了,匆匆買票繞了一圈,以儒家為主題的主題博物館,二OO六年六月開張,把二十多萬件儒教文物,以生活化方式展出,搭配有趣的多媒體及可愛模型,引導一般人瞭解儒家在韓國的學說發展,親身體驗儒教的實踐方法,平民通俗,親切生動,儒學教化並不是遙遠的聖人玄學,也不是少數學者的象牙塔,而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儒教博物館成功地把博物館的教育功能和觀光旅遊巧妙結合,大開眼界。

走出博物館,天色全暗,剛好遮住羞愧的神色,出身中文系,還敢自稱深受儒家文化影響,卻在商業化潮流中,把儒學壓縮到心靈最底層,從沒想到要發揚光大老祖宗的智慧。

 

→ 2007年與99歲高齡的韓國儒學大師李東恩相遇,留下深刻的生命記憶。

 

 

 

 

《 走入韓國之心:勁辣背後的意外風景 》  

博客來網路書店訂購

天下文化網路訂購

欲購買作者簽名書 請洽藍色空間 04-23723277 

 

 分享至 Facebook

  回 [ 亞洲慢慢來 ] 所有文章列表

空谷回聲

分享您的讀文感想

暱稱:
E-Mail:
網站:
內文:
驗證碼:
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皆為大寫英文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