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雙騎行之10:可可西里索南達杰保護站 點閱次數:5794 分享至 Facebook

翻過崑崙山,從不動泉到可可西里索南達杰保護站那一段,至今回想,猶如詩ㄧ樣美,如夢一樣甜。

澄澈的藍天飄著雲絮,夕陽照在可可西里無人區的高原,冰川融化的長江源流漫流,繽紛的紫花針茅覆蓋在高寒草原上,幾百公里外的雪山往地平線延伸,為了藏羚羊遷徙設計的青藏鐵路通道,綿延十多公里,一根根的防雪柵矗立在公路旁,有時單邊,有時雙邊,像是科幻電影場景,很難得無車經過,公路寂靜,只聽到風聲、鳥聲和車輪輾過柏油路的聲音,偶然在夏末闖進生命禁區,整個人非常放鬆,融入天地間,感覺不到雙腳的踩踏,人車一體,就像在挪威峽灣划印地安舟,沒有地心引力的束縛,輕輕劃破水面前進,第一次感受到Vicky形容的「天人合一」境界……

「藏羚羊!」眼力很好的Vicky輕呼,中午在不凍泉保護站休息,遇到一個吉林來的女科研,她說:「從來沒看過女的騎車來,你們很幸運,現在是藏羚羊產羔遷徙的季節,從索南達杰保護站到五道梁那段,很容易遇到,今天到索站可看到三個月大的藏羚羊,剛救回來的,牠媽媽被狼吃掉了。」第一次與高原精靈相遇,兩人興高采烈地揮拳喊叫,牠停下來,不解地望著我們,然後,優雅輕盈地跑向草原深處,遠遠地吃草……

懷著親睹藏羚羊的興奮,抵達索南達杰保護站,其他人都外出執勤,唯一留守的文秀拒絕借宿,出示格爾木車友塞爾德尼熱心引薦的局長名字,又和局長通電話,他才勉為其難地說:「但是我們這裡食物很缺乏……」這沒問題,我們隨時帶著饃饃和方便麵,只要有熱水就行了,看我們配備齊全,絕對不會麻煩他人,他的敵意才消,後來得知他是生於玉樹的藏族,長年在荒野中工作,可以理解他的態度。

晚上八點,餵奶時間到了,走到後方的救護中心,在臨時圈養的草地上有五隻小藏羚羊和兩隻小藏原羚,小藏羚羊憨厚,小藏原羚清秀,烏溜溜的眼珠明亮、溫順,看到人親熱地一擁而上,當然,是衝向拿著奶瓶的文秀,據說這些救回來的小傢伙到了六七個月就要放養,讓牠們加入遷徙的隊伍當中,回歸原野。

後來,深入了解索站成立過程,才知道其中艱難,江河探險家楊欣一九九四年來到青海,無意中知道索南達杰被盜獵者槍擊身亡的消息,大為震驚,特地到靈堂祭拜,因此得知重組後的野氂牛隊沒有基地,無法遏止盜獵者,因此,他到處奔走,把可可西里、藏羚羊、索南達杰的故事告訴媒體,靠著義賣書籍辛苦籌措資金,募集志願者在一九九七年建成民間第一個自然生態保護站,以索南達杰的名字命名,提供給野氂牛隊使用,後來在二OO三年交給國家級可可西里自然保護局使用,變成一個正式編制的部門。

環顧用保溫材料搭建的房子,太陽能和風能的發電設備,高空瞭望塔,獨立的廁所,這些看來簡易不起眼的建築,當初卻是在沒有任何外援,志願者冒著高原反應的危險,一磚一瓦建成的,站在索站眺望四周,視線範圍比一個台灣還要大,小小的索南達杰保護站,卻像一艘諾亞方舟,為高原美麗的野生動物提供庇護,躲避人類貪婪造成的洪水。  

隔天早上,在陰雨中,告別文秀,接下來的路大多在施工中,路況可想而知,下午,在左側看到七八頭藏羚羊,悠閒漫步覓食,小藏羚羊跪著前腳吃奶,舐犢情深,很難想像百年前,曾經有百萬隻藏羚羊在高原生活,而今只剩下不到七萬隻,藏羚羊被選為北京奧運的吉祥物迎迎福娃,受到大眾矚目,不知道,何時才能讓藏羚羊真正擁有沒有恐懼的環境。

到了五道梁保護站,遇到活潑的藏族公安札西,不僅一口答應住宿,還邀我們一同到四公里處取河水,高原的水源得之不易,早已練就一天一個水壺就可以搞定所有梳洗的功力了,下車時遇到冰雹,氣溫急降,一群人急急搬了水桶上車,回程,在右側遠遠看到三隻成年的藏原羚一閃而過,太棒了!

回想以前看王志宏總編輯寫的《在龍背上─青藏高原十年紀行》,對於高原的美麗和旅行的艱辛,不勝嚮往,卻覺得遙遠陌生,如今,走過看似一無所有卻充滿驚奇的青藏之旅,只希望不要變成另一個十年糾纏不清的緣分,當然,很期待有與藏原羚近距離接觸的機會。

 

 分享至 Facebook

  回 [ 青藏雙騎行 ] 所有文章列表

空谷回聲

分享您的讀文感想

暱稱:
E-Mail:
網站:
內文:
驗證碼:
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皆為大寫英文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