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從容:青玉案人文空間設計師黃鴻文 點閱次數:7257 分享至 Facebook

「北歐設計」最近在台灣蔚為時尚,相關書籍也如雨後春筍,從各種角度剖析設計大國;不過,似乎都沒有提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北歐人待在家裡的時間很長。

七年前,騎單車踩踏北歐四國時,常有機會住在旅途中認識的朋友家。有一次住在丹麥朋友家,發現在捷運局當司機的爸爸、當老師的媽媽以及念國二的女兒,都在下午兩點陸續回家,全家人有很多時間在一起。

從丹麥、挪威、瑞典到芬蘭,除了大自然美景外,常常會在人間「撞」到美——「皇家哥本哈根」(有兩百多年歷史的瓷器公司,現在已發展成為丹麥最具影響力的生活美學品牌)的總店座落在古蹟裡;斯德哥爾摩老街的櫥窗像藝廊,整個村子的茅草屋外觀不變,內部現代化,就像一座戶外的建築博物館。

丹麥人不流行應酬,生活優閒,但國民所得卻幾乎是台灣的三倍;這個經驗讓我們思考,台灣是全世界工時最長的國家,卻不是所得最高的國家,整個社會「愛拚才會贏」的活力,要通往何方?

回到台灣,在大學開了「歐洲人文導覽」的課程,準備教案時,深入了解「北歐設計」的美感來源,發現那是從「北歐生活」而來,在《北歐魅力I.C.E.》一書中,丹麥商務辦事處代表符力明提到:「二○○六年荷蘭有項針對九十個國家進行的研究,結果顯示丹麥人是世上最快樂的民族。在我看來,丹麥快樂的理由,在於他們自得其樂的生活方式。這包括高所得、民主制度、設計良善而不會貪腐的政府等重要因素,還需要有個人的自由空間,並且懂得彼此體諒包容。」

在福利社會的支持下,每一個「個人」都有自由的空間去追求想要的生活,並且欣賞彼此的差異及創意,那是培養美感的溫床。

至於台灣人的美感經驗,《賴聲川的創意學》一書中談及:「我們是多麼受外在世界影響,在漫無秩序的台灣城市之中成長的一位創意人,就算遠赴巴黎接受藝術訓練,在巴黎這麼一個都市計畫健全的城市中居住多年,還是需要花很多時間甩開成長中對美感判斷的深刻混亂印象,才能達成對美感的新體認。」

台灣不缺設計人才,缺乏的是一般人對設計的鑑賞力,長期缺乏美育,不辨美醜;然而,在美感沙漠中,還是有一些綠洲,灌溉一方青翠,讓台灣人在匆忙生活中接觸到美。例如,學生時代造訪以珍珠奶茶聞名的「春水堂」,就是一段與美相遇的故事。

當時念台中女中,籠罩在大學聯考壓力下的慘綠歲月,下課後最大的快樂,就是和同學結伴到春水堂,在融合了詩詞、花藝、茶道的茶店揮灑青春。那時,並不知道十多年後,台灣原創的珍珠奶茶將會漂洋過海,散布世界角落,更沒料到日後將與首創東方人文空間的設計師,結下不解之緣。

空間設計傳遞家庭價值

透過白河書法家陳世憲的介紹,得以造訪室內設計師黃鴻文的「青玉案設計公司」,隨手記下當時的觀察:「明明是一棟現代別墅,但走進庭院,卻有老房子的幽深,時間從容地在老甕上歇腳,水生植物參差不齊地冒出新綠,庭院籬笆上,掛著幾個精緻鳥籠,陣陣悅耳的鳥鳴,伴著石牆旁山水造景的水流聲,彷彿是都市中的一處世外桃源……。」

「冷冷的天,又是黃昏,喝一杯比較溫暖。」黃鴻文從琳瑯滿目的茶葉中挑了日月老茶廠的古典日月紅茶,順手把畫到一半的設計圖放到一邊,煮水、溫壺、沖泡、奉茶,錯落著佛教古董和書籍的斗室,就像是千年古剎的知客室,窗外綠意透過大片玻璃直灑進眼裡。

「爸,我要去拿光碟。」「吃飽飯再說。」他倒了一杯茶給念高二的大女兒,看女兒一陣風離開,憂心忡忡地談起學校教育。他希望女兒能在學校學到做人做事的道理,他不在意成績,重要的是誠信,答應別人的事要做到。過一會兒,剛上國中的小兒子進來:「爸,我要上網。」「功課寫完了嗎?」喝了杯茶,小兒子一臉不甘地走了。

住辦合一,三代同堂的家庭和設計公司自然調合,二樓以上是住家,一樓前半部是辦公室,四個員工忙碌工作;後面飯廳裡,爺爺奶奶優閒下象棋,位於中間的工作室總是高朋滿座——老友喝茶或是業主洽談。

晚上,員工下班後,辦公室變成小孩的書房,或太太的插花教室。三餐更是全家團聚的時光,爸爸天天在家吃晚飯,傳統八角桌旁的牆上,貼滿了家族照片,見證家人的成長。假日,兄弟姊妹帶著孩子來,大人聊天,小孩玩耍,和樂融融。

不論是「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家庭,或者是「父母出外工作」的雙薪家庭,都很少看到能花那麼多時間陪伴家人的爸爸。

從打掃學習人文精神

對於從不應酬的他,不少業主好心勸告:「你花太多時間在家裡,應該多出來拓展事業。」甚至指責他沒有雄心壯志,只會躲在家中。台中以消費城市著稱,尤其是餐飲業,一向被視為一級戰區,競爭激烈,必須推陳出新,喝酒應酬更是累積人脈拓展業務的必要手段,他卻反其道而行?

「能夠有良好環境看顧父母,陪伴兩個孩子成長,太太全心理家,對我來說,有很大的滿足感。」他笑著再換一泡茶,古老卻在工商社會遭受嚴重挑戰的家庭價值,是他心靈富足的來源,他的理財觀很簡單,沒有負債,錢夠用就好了,重要的是生活品質。

弔詭的是,很少主動跑業務,案子卻從沒斷過,難道他有幸運之神眷顧?

從台灣、大陸的上海、蘇州、惠州、東莞及印尼都有商業空間設計案的他,並沒有顯赫學歷,父母在菜市場賣雜貨勤儉維生,他從小常在寫生比賽得獎,加上虛心學習的態度,總是會遇到傾囊相授的老師,求學過程最大的收穫不是上課,而是跟在老師身邊學習,例如在明道建築製圖科,就得到廖述鎗老師特別指導,奠定紮實建築製圖功力。

高職畢業後,進入張學敏建築師事務所,張建築師是他生涯的第一個貴人,在民國六十九年,就給他一萬五千元的月薪,當時大學畢業生也不過是一萬出頭的薪水,又說他是一匹活力十足的野馬,擁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叫他不必接觸法規和施工圖,以免被限制,看他用尺就叫他直接用手繪,直到現在,他還是不用電腦繪圖軟體,所有設計都是一筆一劃手工畫出來的。

在當兵前十個月期間,張建築師放手讓他全權主導,連接了五次競圖,當時協助的都是東海大學建築系的高材生,讓年輕的他大開眼界,像海綿一樣吸收經驗,從實務中培養自信,退伍後,又回到同一個事務所工作,十年的實務經驗,磨練對建築規劃設計的基礎。

生涯第二個貴人是廖炯安老師,當時他剛成立「青玉案人文生活空間規劃」公司,設計「春水堂茶館」,一炮而紅,帶動一股精緻茶店的風潮,因為飼養石燕鳥的因緣,結識了廖老師,廖老師雖然只大他兩歲,卻有豐富的人生歷練,只要有興趣的事就會深入研究,透過自學,廣泛涉獵茶藝、佛學、禪宗、養鳥、花藝等生活藝術。

他在廖老師身邊,從最基本的打掃學起,體會到潔淨背後是對人生的敬意,在日常生活中,一點一滴累積東方心靈的素養,培養生活藝術急不得,日漸寬廣的人文素養,卻像源頭活水,為新的設計,添加了深度及創意,古老的文化元素,在現代生活獲得新生命,讓每一個人可以親近古人的智慧結晶。

人,關鍵的空間元素

對於空間的使用者需求,他一向花很多時間和業主溝通,一直到有共識才談合作,尤其是商業空間的產品內容,更要深入了解。曾經有業主請他設計咖啡館,不耐煩地說:「為什麼你要知道那麼多?別的設計師聊半個小時就可以設計了。」「因為對茶文化我比較了解,咖啡我不夠深入,有感覺才設計得出來。」即使業者後來另請高明,他依然堅持「人」才是空間最重要的,再創新的設計都必須兼顧方便性,可以讓人自在的空間才是成功的設計。

談到滿意的作品,他提到花蓮的王記茶舖和台中的春水堂朝馬店,兩者都是和業主充份溝通後,從建築的增建、改建到室內設計、景觀,一氣呵成的作品,挑戰性很高,揮灑空間也大。常常造訪的花蓮詩人陳黎就表示,淡淡的明式風格,悠閒自然的氛圍,王記茶舖代表了花蓮優閒的生活方式,他從1992年成立洄瀾文教基金會開始,常常在茶舖整理文史資料,珍珠綠茶是他的最愛,陪伴他度過無數晨間時光,甚至還撰文把茶舖列為「花蓮飲食八景」之一。

我們有一次受邀到花蓮演講,特地到王記茶舖喝茶,熱愛園藝的我,每到一個新地方,總是習慣先和植物「打招呼」,看到精緻中庭,綠意盎然,陽光在葉尖到處游走,直覺這是一個細心維護的空間,和王記的主人王志傳聊天,他坦誠地說:「當黃鴻文的業者心臟要很強。」他指的是裝潢預算從八百萬元提高到一千六百萬元,剛開業資金壓力很大,八年後,已開了兩間店的王志傳反而很感謝當初「把樓板切掉,用採光罩,在中庭種一棵楓樹」的大膽設計,創造了與大自然共生息的環境,日新又新。

在長期規劃和搶短線之間,為了在激烈商場求生存,業主總是偏向後者,他也只能盡量傳達理念,決定權還是在業者,因此,也常遇到溝通不良的問題,時間緊迫,所以邊做邊修,造成無謂浪費,或是一開始不願整體規劃,後來反而付出更多,「在二十五年的設計生涯中,最辛苦的是被動接案子,現在想要主動創造價值,站在對方的立場,加上自己的立場。」一向隨順因緣的他也領悟到該有所變革。

這個領悟是從參加五年的讀書會得來的,他尊稱為生涯第三個貴人的呂武烈老師,帶著他研讀「第五項修鍊」,本來,他只讀設計相關領域的書,現在,《窮爸爸富爸爸》《手感經濟》,一直到最新的《未來在等待的人才》等管理書籍,都排在工作室的書架上,隨時閱讀。

「人總是會用過去所學的來面對現在及未來,這五年的閱讀,訓練系統思考,讓我把過去的經驗整理歸納,懂得在混沌裡找出焦點聚焦。」因此,他正在設計中的彰化別墅,從土地分析、室內設計、外在景觀、傢俱佈置,甚至連行銷,他都一手規劃,希望能創造更高的附加價值。

談到創造好空間的秘訣,他戲稱只需要三個條件─好的業主,好的設計,好的施工團隊,說來簡單,卻是他一生努力的目標,回顧設計生涯,沒有特殊背景,卻能夠發揮所長把興趣當工作,人生的六大富足(家庭、健康、人際、財務、智慧、心靈)都已滿足,他歸功於把握因緣和懂得回饋,前者是保持學習的心,容易有貴人相助,後者是在自己有能力以後,去幫助他人,最近,他還收了一個十六歲的工讀生,來自單親家庭,個性內向,所以讓她從接電話開始,訓練應對的能力,讓她在工作上學習。

回顧生命本質的藝術價值

「你們也是我的貴人,最近有兩個案子,花蓮的民宿和台中生物科技公司都是看到網站來的。」他忽然提到,啊,那是剛回台灣時,我們成立工作室,在步調快速的社會中摸索,一切從零開始,黃大哥不怕麻煩,幫了很多忙,我們為了答謝,所以為「低調而不懂得包裝」的他,認真做了一個網站,從陳年檔案中把他的作品整理出來,沒想到現在也開花結果了。

平常閒談,當我提到要作一個「生命達人」專欄的採訪,還是閒談,不禁想到也許就是這樣的「從容」,好好享用一杯茶,好好對待一個朋友,好好照顧家人的需求,這樣樸實無華的精神,才能設計出一個又一個深涵東方美學的空間。

回到工作室,花了兩週整理稿件,即將劃上句點的此時,抬頭仰望吊燈,那是黃大哥的設計,拇木燈座的兩端是雲紋飛簷,配上體積細長的日光燈管,就像是漂浮在悠長時空的一片雲,構想來自我所寫的詩:

推開東方文化的窗
仰望亙古的穹蒼
借一朵徘徊的雲
開創現代古典  人文空間

在全球化的時代,能夠感動人心的並不是冰冷無味的工業製品,而是回歸自我、回歸家庭、回歸生活的藝術品,一朵徘徊的雲,陪伴的是伏案工作的身影,更是映照生命長河裡,持續不懈的踏實腳步,即使一再遇到挫折,依然爬起來,拍拍塵土,從容地走向快樂的生活。          


 

  2007大愛電視 經典.TV 節目 --  Pinky談生命達人

 

 分享至 Facebook

  回 [ 心靜隨筆 ] 所有文章列表

空谷回聲

分享您的讀文感想

暱稱:
E-Mail:
網站:
內文:
驗證碼:
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皆為大寫英文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