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慢慢來 點閱次數:3824 分享至 Facebook

 -- 大陸蘇州

2007-2008年環中國海的旅行,用了半年多的時間,走了很少的里程數,我們最珍貴的就是時間,有時間慢慢走,慢慢看,檢視旅程,最大收穫是找出東亞的「不同與相似」。

 

第一,發揮同理心,發現東亞的不同之處。

同理心是「你要想真正瞭解別人,就要學會站在別人的角度來看問題。」台灣以前有哈日族,現在有哈韓族,都是經濟成就引發的羨慕及盲目崇拜,這次,深入當地,才發現以前對大和民族及朝鮮族,總是以「大中國文化沙文主義」或是「身為亞洲四小龍之一的競爭心態」來看這兩個鄰國,帶著有色眼鏡,看到的就是偏頗、碎片及誤解。

當我們以一個單純旅人的身份與路上遇到的人交朋友,以「認識一個新朋友就是打開一本新書」的心態,從他的眼光去思考,才發現「同樣是黃皮膚黑眼睛,彼此卻有完全不同的身世。」二十世紀可以說是亞洲的悲慘史,從農業社會被迫轉變成工業社會,不同的亞洲民族因為本身條件及反應不同,付出不同的慘痛代價,「假如我是日本人……」「假如我是韓國人……」能夠設身處地發揮同理心去感受,才能瞭解表面繁華背後的傷痛,例如南北韓分離,例如日本掩飾二戰的霸道愚昧,都是很多歷史及世界局勢造成的,一直到現在,日韓社會都還在付出慘痛代價。

台灣因為媒體集中臺北,所以有「臺北等於台灣」的荒謬情況出現,日韓也是如此,首都吸收最多資源,造成「東京等於日本」「首爾等於韓國」,其實,離開首都,才能看到真正的日本文化、高麗文化,在景點以外,當地人的日常生活中有很多令人驚奇的風土民情,獨具特色。

大陸也是一樣,台灣和大陸之間的歷史糾葛更強、更複雜,所以我們等於是戴上了好幾副有色眼鏡來看大陸,更容易以偏概全,就像瞎子摸象,摸到那個部位就以為是大象的全部,這次,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同樣,以「假如我是大陸人……」來感受中國的悲情─滿清末年腐敗、不平常條約、日本侵略、國共內戰、共產專政、改革開放的變局……每個人都有長長的故事,談到家族故事幾乎都是血淚斑斑,在大歷史的滾筒中,小人物如何求生,是我們最有興趣的。很多大陸朋友是「每天鎖定中央台的海峽兩岸新聞卻沒有真正接觸過台灣人」,因此,當我們談荷蘭據台、日治時期、國民黨威權統治、解嚴、民進黨上臺種種,對方常常一無所知,有一個對台灣新聞如數家珍的大陸朋友,聽我談「二二八事件」的起因,睜大眼睛,說他從來沒聽過,台灣人人知道文革,大陸人卻不瞭解「二二八」,相信我們也造成一點同理心的效果,讓大陸朋友跳出「民族主義及意識形態」的偏見,進一步瞭解台灣人。

 -- 韓國河回村假面表演

 

第二,珍惜相似的文化,邁向和平。

歐洲自古也是征戰不斷,在二戰以後,能夠面對歷史,超越仇恨,走向歐盟,創造一個繁榮的新歐洲,這是在歐洲旅行一年最大的收穫,歐盟的起源是荷比盧三國組成的關稅聯盟,當我們在荷蘭進入比利時,發現十字路口的這一邊是荷蘭,對街就是比利時,除了路邊兩塊標示國家的牌子外,完全看不出邊界,就是一個純樸小鎮的路口,分屬兩國,卻沒有鐵絲網,所有的人自由來去,那一刻,真正瞭解到「不同國家及人民之間的彼此信任」才是和平繁榮的基礎。

以前在美洲、歐洲、大洋洲、非洲旅行時,就像一個外來者,用客觀的角度觀察,這次在東亞,卻常常湧出主觀的複雜情感,在琉球一個六百年歷史的孔廟看到虔誠上香的信徒,想到台南孔廟老樹下打太極的人;在日本朋友家使用有田燒用餐,想到古瓷的貿易及傳播,在韓國聽儒學世家百歲人瑞談當代政治人物的品格,想到從小背誦的三字經和論語,在北京看故宮,想起唸東吳中文時曾經有四年泡在臺北故宮的文化洗禮;在曲阜看文革的破壞,想起韓國精心保存的儒教村,在上海看重新洗刷的外灘建築,想到李安拍的《色戒》……我不願用「日本和韓國都是學我們的」或是「大陸一切都好(壞)」等單一思考來論斷,比較希望是「珍惜不同民族(地區)之間的文化交流」,或是孔子所說「三人行,必有我師焉」的角度來思考及學習。

- 琉球孔廟

瞭解別人,可以更瞭解自己,在日本、韓國及大陸,都聽到年輕人表達對台灣流行音樂的喜愛,可以看出臺灣流行音樂產業的影響力,在歷史給台灣的挑戰及機運當中,台灣人憑著韌性及靈活,創造了很多有活力、精緻的台灣文化,「雲門舞集」是世界一流的表演團體,「台灣小吃」不只溫暖台灣人的胃,也在大陸創造了很多「台灣美食連鎖品牌」,這次旅行,聽到最振奮的消息是,經過十多年慈濟志工的默默耕耘及摸索,台灣慈濟基金會2008年在大陸正式成立,台灣豐富的非營利組織經驗,即將在缺乏「第三部門」(附註1)的大陸社會,起一種示範及引導的作用,就像台商在大陸改革開放過程中,扮演了不可抹煞的重要角色。

在異鄉,特別感受到台灣文化的影響力,感受到台灣對世界的貢獻,這是長期處在「亞細亞的孤兒」「國際社會的孤立」歷史及政治糾葛中,不曾有過的肯定,也切身感覺台灣不是孤島,而是亞洲的一份子,更能珍惜台灣獨特的多元文化及生命力。          

如果以前的旅行是個人夢想的實現,這次,希望是作家的文化觀察,雖然同樣都是以單車旅行的方式,一九九八年出發時,滿懷對世界的好奇心,二OO八年回家前,滿心是旅行的收穫。

歷史證明,文明的累積很慢,破壞卻很快,人類最大的破壞是戰爭,戰爭大都是少數人利用集體的偏見和誤解造成的,發揮同理心,發現東亞的不同之處,可以增加彼此的瞭解,珍惜相似的文化,可以增加信任,往和平之路邁進,歐洲已經示範了可行性。

羅伯甘迺迪(附註2)曾經說過:「很少有人能偉大到使歷史折腰;但是我們每一個人卻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來改變事件的一小部份,這些行為的全部將譜寫我們當代的歷史。」

台灣很小,但是台灣人可以發揮的力量卻超乎想像。

  

附註:
1.第三部門的定義:「一般政府單位稱為第一部門或公部門,民營企業稱為第二部門或私部門,其他社會組織屬於第三部門,一般常見的社團法人、基金會或非政府組織(NGO)通常都屬於第三部門,第三部門通常具有以社會公益為目的,與不用繳稅等特質。」共產黨政權屬於「全包式」政府,以前以第一部門兼任第二及第三部門的功能,大陸在改革開放的過程中,開放了第二部門,促進經濟大幅發展,剛開放的第三部門因為相關法令還未建全,不是附屬於政府,缺乏效率,就是屬於民間自發的團體,沒有資源,作用不大。   

2.羅伯甘迺迪是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的弟弟,在約翰甘迺迪總統任內擔任美國司法部長,在投入1968年美國總統選舉過程中,他是擁有超過九成民意支持度的熱門候選人,卻遭到暗殺身亡。 


 

 分享至 Facebook

  回 [ 心靜隨筆 ] 所有文章列表

空谷回聲

分享您的讀文感想

暱稱:
E-Mail:
網站:
內文:
驗證碼:
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皆為大寫英文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