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謬思到作品的奇幻旅程 ─ 談劉國松的九寨溝系列 點閱次數:9166 分享至 Facebook

在你的世界中飛翔,翻過西藏,直上外太空,又沉入九寨溝,漬墨幻化的仙境,不知身在何方……回到塵世,一陣涼風吹過,個人小小得失煙消雲散。

 

O一二年春末,在國美館的偌大展廳內巡遊,牆上掛著「一個東西南北人─劉國松八十回顧展」的作品,享譽國際的現代水墨畫家劉國松,早年發起成立「五月畫會」,推動水墨繪畫的現代化,為傳統國畫注入新生命,成為現代水墨運動最重要的推手,被譽為「水墨現代化之父」。作品依年代共分為六大主題:學生時期、狂草抽象系列、太空系列、水拓系列、漬墨系列、西藏組曲系列。 

一一瀏覽,如魚得水的腳步在九寨溝系列畫作前停下,「漪」的畫面水波盪漾,如夢似幻,湛藍、碧綠的光影跳動著,彷彿聽見流水的聲音,「瀨」的畫面純淨明朗,波瀾在深藍水面興起,「諾日朗瀑布」又是另一番光景,若隱若現的岩壁上,激烈水柱直衝而下,讓蔥綠明黃的樹叢一片迷濛。「冰封的大地」則是結凍的雪白畫面上依稀可見殘枝和阡陌,萬籟俱靜,整個世界都沉睡了……第一次看到水墨可以表現出比照片更真實的迷離水景,使觀者如墜入畫中,親身領略九寨溝的絕美與神秘。 

 

 

後來,看到評論家楊渡也有相同看法,他說: 

「原來九寨溝的美,是一種藝術創作才可能呈現的美感。劉國松用他的現代水墨,終於刻劃出九寨溝的『迷幻感』,絕對不是用相機可以捕捉的,那是一種心靈對自然世界的感應,它有光影,有色澤,有韻律,有節奏,那是神祕的召喚,像歌,像音樂,那是一種有生命、有時間感的光影。而劉國松竟能掌握這質感,呈現出人們心中的美。」 

那次看展太過沉迷,錯過原定參加的另一場展覽開幕式,當場許下兩個心願,一是造訪九寨溝,另一個是採訪畫家。 

第一個心願以為很快就可以達成,六月,《單車環球夢》簡體字版由上海復旦大學出版,巡迴簽售會有一站在成都,可順道一訪,可惜到了成都,水土不服行程緊湊,又聽說,秋天才是九寨溝最美的季節,只能留待下次了。 

第二個心願在初秋完成。多年前,為香港的《中國文物世界》雜誌撰稿時(存青攝影),曾經採訪劉國松,三人一見如故,還到畫室幫忙撕「劉國松紙」(劉國松從做燈籠的雲龍紙得到靈感,研發出粗筋棉紙,獨創抽筋剝皮皴表現白線,紙廠因此以他的名字命名)。記得一九九八年在他台中畫室,分享即將展開單車環球的夢想,當時快七十歲的他豪氣干雲地說: 

「太好了,如果我再年輕二十歲,就和你們一起去騎!」 

後來彼此都在旅途中,難得一見,偶而在報章雜誌看到消息,寫信問候及打通電話分享近況。十年匆匆流逝,我們從青年步入中年,累積了十三本書及一部紀錄片,而劉國松從年輕開始叛逆,年過八十,依然創作力充沛,新作不斷。 

雖然人沒到九寨溝,來到劉國松位於桃園的新畫室,聽他講述旅程卻感到驚心動魄: 

「第一次到九寨溝是在二OO一年冬天,當時,我受邀到成都現代藝術館辦展,展覽結束後要去,九寨溝還沒有機場,主辦單位派了一台車,連我四個人,大老遠從成都開過去,有一段山路結冰,車子沒有裝雪胎,下山一左轉,車子打滑,往護欄撞過去,連續撞斷兩根柱子,兩個車輪撞飛,幸好底盤卡住懸岩,才沒有衝出去,車上的人,為了保持重心,讓遠離車道的人爬過同伴先出去,小心翼翼,總算平安脫險。抵達九寨溝,隔天一看,感動到跳起來,每一個海的顏色都不同,同一個位置顏色也不同,走過生死關,對美的感悟更深……」

從啟發謬思的經歷中回神,劉國松指著地上的半成品說: 

「回來後發現以前的紙,無論如何無法表現九寨溝的美,不斷嘗試,我的畫室一向是實驗室,不是工廠。我以前在美術系是叛逆份子,第一名畢業卻被擠到建築系去教書,當時我的畫是中西合璧,用油畫表現國畫趣味,作品已開始受到肯定,我卻全部放棄了,因為在建築系聽到一堂材料學的課─不可以用這個材料去代替別的材料,例如琉璃瓦太重,所以用斗拱分擔重量,現代建築是水泥,也用斗拱就顯得不倫不類。老建築材料是木頭,表面塗漆是為了防蟲蛀,現代建築表面塗漆是多此一舉,我領悟到國畫要回到水墨去創新,提出『革中鋒的命』,拋棄傳了幾千年的用筆法,強調現代水墨要技巧的創新和材料的開發,這是我在建築系得到的重要啟發,回想起來,遇到不愉快的事,不一定不是好事。九寨溝系列的靈感也是,我在中原理工學院教書,有一晚,看學生用描圖紙畫建築圖,忽然想到,描圖紙不吸水,用兩張重疊渲染可以做出水紋效果,經過不斷實驗終於成功了,要先把下面那張描圖紙噴濕,滴上墨汁,墨跡往兩旁暈開,再加上一點藍色和綠色,我用水彩顏料,因為廣告顏料乾了會撕不開,水彩顏料在裱褙時要特別小心,容易掉色。等水紋形成後,蓋上另一張描圖紙,壓平的過程可以調整畫面,等全乾後再撕開,取上面那一張,再刷上藍綠色……」 

看劉國松像老頑童一樣興致勃勃地分享創作「機密」,不禁感染了那一份無私的熱情,想著回去後也要開始「實驗」,就是這樣的胸襟,讓他在今年(O一二年)出版了《劉國松─現代水墨技法四講》,透過影片親自示範紙拓法、漬墨法、抽筋剝皮法和水拓法,大方傳授他一生累積的繪畫技巧。時間往前回溯,同樣的使命感讓他在一九八O年代,花了三年風塵僕僕到大陸各地巡迴展並演講,北到哈爾濱,西到烏魯木齊,影響廣泛。而他在一九七O年代,受邀擔任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系主任,首創「現代水墨畫」課程,帶動國畫創新風氣。 

他踏入藝壇的第一個起點─在台灣成立五月畫會則是一九五六年,以畫筆為劍,掀起台灣現代藝術運動,隨後獲得美國洛克斐勒基金會的兩年環球旅行獎,在美國和歐洲各地巡迴展,藉著旅遊參觀,視野大開。 

波濤壯闊的生命軌跡,幾乎讓人忘記,這是一個父親在抗日戰爭陣亡,母親改嫁,妹妹在逃亡中夭折,孤身一人,隨著遺族學校來到台灣的「孤兒」,年過八十國際知名的劉國松,拿出他一九四九所畫的水彩《媽媽,您在哪裡?》,眼神就和畫中的嬰兒一樣,充滿難以言喻的依戀憂傷,他後來趁著在香港任教的機會,接母親到香港團聚了四個月,生病的老母親卻不習慣都市生活,匆匆回老家了,他現在在大陸已經沒有親人。

 

「我的人生太苦了,所以我想要在藝術中創造一個美好的理想世界,這和很多現代畫家在作品中表現自我的掙扎與痛苦不同。從小為了抵抗命運和歧視,我選擇反抗,曾經得罪了不少人,一路遭受打壓,但是,我無怨無悔。」 

老少三人,無所不談,往往靈光一閃,同時哈哈大笑,我們談到從蘭州騎車上拉薩的旅程,前後遇到三次藏羚羊和兩隻大野狼的淡定,他睜大了眼睛驚嘆不已。而劉國松到西藏以後,因高山病一耳失聰,卻創作了西藏組曲系列,以前畫家畫雪山是留白,他則是表現雪覆蓋在石頭上的雪景。

 

歡聚時間消逝地特別快,最後,他指著地上三十米長卷說,那是他正在創作的,趕著參加中國美院的「國際水墨雙年展」,要在同一幅畫中表現高山的四季變化,他只完成三分之一,要加緊趕工,精神奕奕,就像一個正當壯年的豪俠。 

中午見面秋陽暖暖,離開畫室時已經天黑,拍完照的存青趕往下一個行程,我在陌生城市獨自找間咖啡館,點了炭火咖啡,開始寫稿,心情輕鬆,整個世界都是我的辦公室。 

想到人和人的交會,其實充滿不可思議的緣份,相似的靈魂會互相尋找,十年前一面之緣,沒想到還有機會再次相遇,分享彼此生命體悟,長年邊旅行邊工作,我們也變成「一個東西南北人」了。

這一趟春末開始的九寨溝之旅,在秋天告一段落,雖然還沒親身到達,透過劉國松的畫作及人生,卻走了一趟九死一生的旅程,以性命相搏的創作過程,從中領悟到生命的高度,與大自然對話,在追求物質文明的現代社會,顯得彌足珍貴。 

滔滔不絕的中國畫藝術長河中,劉國松匯入一股活潑清流。

  

   2012年於劉國松老師桃園的畫室訪談合影。

 

   2002年在台中文化中心與劉國松老師互相贈書,埋下現代水墨師生緣的種子。

------------------------------------------------------------------------------------------------------------------------------------------------------------------------------------ 

參考資料:

1 《一個東西南北人─劉國松80回顧展》  國立台灣圖書館

2 《劉國松─藝術的叛逆 叛逆的藝術》 南方家園

3 《宇宙心印》紫禁城出版社

4 《劉國松─現代水墨技法四講》紀錄片  南方家園文化事業出版有限公司 

 

 分享至 Facebook

  回 [ 心靜隨筆 ] 所有文章列表

空谷回聲

失禮 失禮 Vicky & Pinky,
預禱您們登場順利~
Quote~
2015第五屆台北新藝術博覽會 5月8日(五) 於台北世貿三館登場,抱雲齋主人心靜共有四幅作品( 《魚道生》三連幅和《海韻天光》 ) 入選大會「新水墨專區」,心靜將以水墨藝術家身分與家人朋友們分享創作喜悅。


vickypinky.com
~Unquote

Brilliant!
鄧姐 於2015-05-03 18:05:03回應 1樓

碩果僅存的老畫家終於遇見新起的繼續~ 讚!
功德無量~
鄧姐 於2015-05-03 18:10:27回應 2樓

分享您的讀文感想

暱稱:
E-Mail:
網站:
內文:
驗證碼:
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皆為大寫英文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