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罩霧風雲 ─ 霧峰林家,半部台灣史 點閱次數:464 分享至 Facebook

 

說來慚愧,土生土長的台中人,跑過大半個地球,還是第一次到霧峰林家,咫尺天涯。 

十一開間五進深的宮保第,號稱台灣最大的清朝官宅,最搶眼的當然是大花廳的福州戲台,那高起翹屋角的燕尾,劃起一道林家極盛時期的優雅弧線,見證清治時期,林家統領精良兵勇,協助清朝平定太平天國,戴潮春事件,參與中法戰爭,建立赫赫武功,掌管樟腦專賣權。日治時期,一生不穿和服,不說日語的林獻堂是台灣民主運動領袖,辦報辦學校,成立櫟社,等到國軍接收台灣,二二八事件時藏匿當時財政廳長、後擔任第五任總統嚴家淦,受到二二八事件牽連,林獻堂以「異國江山堪小住,故國花草有誰憐」的悲涼心情,避居日本,終身未再返鄉。 

 

 

霧峰林家傳統建築群,處處是台灣史的歷史舞台,可惜年久失修,林家下厝大老林正方見祖先宅院逐漸凋零,找到台大土木研究所建築與城鄉規劃室,決心盡其所能維繫古宅的一磚一瓦,王鴻楷和夏鑄九一通電話打給研究生賴志彰,自此十六年,賴志彰一頭栽入霧峰林家的考據及重建,那是民國七十三年。 

賴志彰藉出土的日治時代石板玻璃底片和林獻堂二十七年的日記拼湊,不僅整理成《霧峰林家建築圖集》,為了重現昔日工法,他帶領團隊四度赴福州考察,實際施工時,大花廳的瓦片一放就掉,損毀大半,好不容易鋪好的線條毫無靈氣,他親自爬上屋頂,用繩子拉出「如同蝴蝶飛舞般」的翼角起翹。 

工程驗收前三天,賴志彰嘔心瀝血,由林正方出資六百萬、政府耗費一億餘經費的恢宏古蹟,遇到九二一地震,那道弧線淹沒在應聲全毀的大花廳裡,霧峰林家建築群七成以上倒塌,凌晨面對斷垣殘壁,賴志彰欲哭無淚,那是民國八十八年。 

從此,學者和林氏家族分成兩派,多年爭論要不要二度重建,屋漏偏逢連夜雨,內政部解除古蹟認定,保險過期,監察院立案調查,林家重建遙遙無期。頤圃一把火,燒出世人對霧峰林家的不捨,意外促成了二度重建,當初耗費十六年考據畫出的建築圖,成了重建古蹟的關鍵,那是民國一百零一年。 

百年滄桑的霧峰林家,經歷了前後三十三年修護,如浴火鳳凰重生,林宅精華建築大致都已完工,彩繪、細木作秉持「修舊如舊」的原則,由南藝大師生用古法修護,戲台藻井的牡丹展現富貴氣象,代表一品文官的仙鶴延年窗花,精雕細琢,處處引人駐足流連,驚嘆不已。 

如果修護重生的古蹟是硬體,那麼,李崗監製的《阿罩霧風雲》紀錄片則是軟體,透過霧峰林家有血有肉的故事,補足台灣史在戒嚴時期留下的空白,與過去對話,天涯咫尺。

 

→ 霧峰林家宮保第園區林俊明總經理介紹古蹟修護的理念和現況。

 

阿罩霧風雲 

台灣歷經三次政黨輪替,樹立亞洲民主國家和平轉移典範,然而,全民史觀在統治者從明鄭、清治、日治到民國的更迭,缺少一致的完整脈絡,一再受到意識形態扭曲的歷史,片段、殘缺不全,學者的史學研究對一般人來說艱澀難懂,無法透過歷史建立共同的記憶和情感。 

這個亟待解決卻艱困的任務,在監製李崗導演許明淳花八年籌拍完成的台灣四百年史紀錄片《阿罩霧風雲》上下集,看到曙光。 

 

 

阿罩霧是平埔族語,台中霧峰的舊稱,《阿罩霧風雲》以1895年簽訂馬關條約為分水嶺,分上下集呈現霧峰林家隨時代動盪的故事,平心而論,這個題材如果以大河劇呈現,戲劇元素絲毫不輸由宮尾登美子小說改編的《篤姬》,NHK推出的《篤姬》不僅創下高收視率,更為鹿兒島帶來鉅大觀光收益,帶動大眾對幕末歷史的興趣。 

台灣的電影環境籌資困難,對電影創作者來說,用訪談穿插圖片的紀錄片是最簡便的,但效果自然也大打折扣,李崗在2008年受到林家豐富的故事吸引,那時,霧峰林家正經歷921地震倒塌後二次重建,他認為: 

「國家花很多錢把古宅整修得美侖美奐,那是硬體,但古宅內的人發生了什麼事?那是更重要的軟體,誰關心呢?我想找一個方式講林家的故事,而不是為了做紀錄片去找一個題材。」最後決定以戲劇重現式紀錄片(drama-documentary),就像Discovery頻道重現拿破崙等歷史人物,用模擬打仗、戲劇演出結合動畫旁白等方式,帶領觀眾回到當時時空。

霧峰林家與台灣其他五大家族最大不同是本身擁有軍隊,為了家族繁榮,協助清廷平定太平天國、戴潮春民變、清法戰爭,出生入死的結果是榮耀與財富,也捲入中國核心權力的鬥爭中,比戰場更危險的官場,動輒得咎,好不容易有一定基業,馬關條約將台灣割讓給日本的消息傳來,林家要回歸祖籍地漳州,還是留在台灣,難以抉擇,林家子弟自此離散,分居兩地。 

 

 

頂厝由林獻堂領導,面對日本殖民者,不說日語不穿和服,努力推行文化和台灣自治運動,非暴力抗日,被稱為「台灣議會之父」,卻在台灣回歸祖國後,受二二八事變牽連,赴日不歸,寫下「異國江山堪小住,故園花草有誰憐?」的詩句,客死他鄉。下厝的林祖密則變賣田產數百甲,追隨孫文,創辦閩南革命軍,可惜軍隊被粵軍陳炯明吞併,死於地方軍閥手中,本來大可安享財富的台灣仕紳,一文一武,各自為理想奮鬥,終究身不由己,淹沒在政治漩渦中…… 

看完,深受震撼,筆者為台中人,對霧峰林家艱苦奮鬥的故事一無所知,戰後戒嚴政治下政治與教育聯手造成的「集體失憶症」,使人與成長土地失去連結,族群認同模糊。 

上網看紀錄片拍攝過程,最難的是劇本,一修再修,李崗強調: 

「影片要有全景與高度,而不是去判斷好人、壞人,眼睛要冷,心要熱。我們提供的不是真相,而是當時的時空,給你去思考,也不告訴你結論。我們當然還是有台灣意識,不是國民黨或日本人的觀點。我們秉持這樣的態度,就像白開水一樣,所有政黨給你的觀點都是在喝飲料,加了很多色素和化學物質,你必須喝白開水,才能讓養分上到腦袋。」

 《阿罩霧風雲》集結電影界、學界和紀錄片界通力合作,呈現的不是大河劇的戲劇煽情,也不是忠孝節義的英雄傳奇,而是回到最素樸的「人」,去除藍綠意識形態的成見,回到當時背景,體會當事人的感受,是非成敗讓觀眾自行解讀,建立台灣近代史圖像。 

可惜這部難得的歷史紀錄片,題材沈重,娛樂性不高,目前以政府、學校、企業包場巡迴放映以及雙碟典藏版的方式發行,影響力有限,亟待有心人大力推薦。

 

→ 《阿罩霧風雲》拍攝團隊。( 圖片提供林本堂股份有限公司) 

 

 分享至 Facebook

  回 [ 心靜隨筆 ] 所有文章列表

空谷回聲

說的極好。我們對自身的歷史不敢凝視,也不知道從什麼角度凝視,僅能迴避,因為歷史中的政治事件讓人害怕,凌駕於人類歷史之上。丹.布朗於著作中陳述長年來宗教與科學的對立,台灣的歷史也面臨政治與史實的勢不兩立。林獻堂在領隊導遊考試的台灣史地科目中,佔有一席之地,但教材內容也不過是一個名字,精彩的一生未曾提及。可惜了,年輕的一群,無法理解。
julia 於2017-04-14 13:57:40回應 1樓

謝謝回應,真正的旅行在打開雙眼,旅行不在異地更是對故鄉的重新認識,平常看時事,總是會發現新聞底下充滿情緒性的回應,大多來自對過去的空白,戒嚴時代禁錮思想,一般人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內心充滿對強權的恐懼,保守消極,這是阻礙臺灣社會進步的主因,希望盡我所能,用輕鬆的文字讓更多人了解臺灣艱辛走過的歷程。你在教育崗位,我們一起努力∼
版主於2017-04-14 15:20:06回應

分享您的讀文感想

暱稱:
E-Mail:
網站:
內文:
驗證碼:
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皆為大寫英文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