鈞天坊琴緣─ 斫琴師王鵬 點閱次數:1070 分享至 Facebook

 

2012年因為《單車環球夢》簡體版新書的宣傳活動安排,造訪了大陸幾個重點城市,旅途充滿意外,由於文人琴名家李孔元老師推崇,對製作北京奧運開幕式所用古琴「師曠式太古遺音」一炮而紅的斫琴師王鵬,慕名已久,搭機離開北京前,為了鑑定一把新得老琴,透過上海九派琴院的梁惠君聯繫,得以造訪鈞天坊,一窺斫琴師一手打造的古琴生態園。 

「這是我做的。」王鵬指著新書發表會我用來演奏的連珠式古琴照片,肯定地說,一行人千里迢迢帶到鈞天坊的老琴被丟在一旁,彈不出聲音的粗糙贗品,王鵬一笑置之。 

 

 

如今各地琴館林立,古董琴拍賣迭創新高,但在1990年,作為瀋陽音樂學院中國首個古琴製作專業的兩個學生之一,王鵬畢業後被分配到北京民族樂器廠,當時古琴衰微,學琴的人寥寥,琴家改彈古箏,全國僅存不到十個斫琴師,他長達兩年沒有工作,為了謀生改做木雕。直到2000年,師傅趙廣運─川派古琴大師顧梅羹弟子─揣著新研製的斫琴用虎鉗來訪,感念恩師厚望,王鵬一夜沒睡,激起年輕傳承斫琴技藝的夢想,2001年趁大力反對的太太出國進修,用十年積蓄創立鈞天坊,半年後花了昂貴代價完成的第一把古琴,內行人看了搖頭,說不對稱又太花,一心改造古琴的他回頭研究,切實了解古琴形制是有學問的,對稱是體現儒家的「中庸」精神,面板弧形底板平,代表天圓地方,琴身右邊高象徵高山,中間長長的琴弦代表流水,文人樂器設計蘊含中國崇尚自然的審美觀。 

從選材、上漆到發音原理,王鵬累積了被稱為「北王」的精湛技藝,先後修復唐代「九霄環佩」伏羲式古琴、相傳宋代李清照用過的「正吟」神農式古琴等一百多把歷史名琴,又以實驗─回歸傳統─再創新的模式,創作八十多種新琴式,改進古琴音色,得到琴家演奏和大劇院、博物館典藏的肯定。 

 

 

走到牆上掛滿各式琴制的王鵬老師工作室,作為非遺古琴製作技藝項目傳承人,他說:「我自己一年可做二十張,師傅可以做五百張,為了音效,單單上漆自然風乾就要一年多。」一般古琴有七弦,看到窗前有一張一弦琴,王鵬走近一撥竟可以彈出曲調,看到訪客驚訝表情,他露出頑皮的笑容。 

冬日,不見池塘荷花,走過錄製古琴專輯的專業錄音室、鈞天琴社到鈞天雲和音樂廳,清一色古樸典雅的設計,音樂廳後方山水實景煙霧瀰漫,舞台上的流雲琴桌、雲臺琴席和梅花椅,角落的禪茶席,中國文人追求的恬淡、空靈、寧靜悠遠,有了當代的審美趣味。 

等大家一一落座,鈞天雲坊的琴家杜大鵬和歌唱家金鵬上台,合演「欸乃」和「陽關三疊」,琴音空靈清亮,搭配如泣如訴的優美人聲,夢幻迷離的東方空間,讓人心情沉靜,若有所思。

 

 

 

「古琴是正音,文人正心的道器,要讓現代人了解古琴文化,要從視覺和聽覺的生活美學下手。生活美學和對傳統文化的繼承,臺灣比我們要走在前面。」王鵬多次訪台,除了琴家外,與等閑琴館的王惠文、人澹如菊茶書院的李淑韻、設計布衣的鄭惠中等文化界人士往來密切,交流過程刺激他去思考,繼承不是重現古人情感記憶,而是提煉記憶帶來的文化深度,結合藝術對社會產生教育意義,帶領現代人了解生命,關愛自然。 

「我一定會把這把琴的故事寫出來。」最後,帶走這把鑑定過的「假琴」作紀念,深深感謝因此有了造訪鈞天坊的機緣,亂髮白鬚的王鵬聽了仰頭大笑,如行走江湖的劍客。 

經歷一場無與倫比的文化饗宴,一行人興奮異常,早上北京朋友從市區千里迢迢開了一個半小時,才抵達南郊的鈞天坊,又風塵僕僕送我們到東北的首都國際機場,要登機才發現我們網路訂的機票要到南苑機場,原來北京不只一個機場!一南一北,趕過去也來不及了,不能更改的廉價機票註定報廢了,只好原車回北京到朋友家住一晚,隔天扛著行李從北京搭火車硬臥到廈門。 

那把琴,火車不方便攜帶,寄放在北京,三年後,白文師姐特地託人寄送,到家。

 

 

 

 分享至 Facebook

  回 [ 心靜隨筆 ] 所有文章列表

空谷回聲

分享您的讀文感想

暱稱:
E-Mail:
網站:
內文:
驗證碼:
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皆為大寫英文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