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能量─談侯文詠的《沒有神的所在》 點閱次數:10211 分享至 Facebook

  -- 侯文詠《沒有神的所在

「寫完這本,我的黑暗能量都用完了。」窗外是敦化南路亮晃晃的林蔭大道,顯得他在陰影裡的臉色更加暗沉,語氣中的疲憊都濃縮在那本厚厚的書中了,翻開《沒有神的所在》金石堂獨家書封的內頁,侯大哥一筆一劃地寫著:

「給Vicky&Pinky   在這之前,繞著地球,你騎了千萬里,沿著時光,他走了四百年,於是你們相遇。  文詠  8.25.09’」

和侯大哥相遇是在九年前,那時,我在澳洲發生意外,暫停單車環球的旅程,回台灣休養,Vicky獨自完成中澳沙漠之旅後,兩人正準備接下來的歐亞非旅程,手中資源有限,異想天開透過義賣手繪T恤籌措旅費,主持廣播的侯大哥在節目結束後,主動關心我們的「業績」,回去後和雅麗討論,成為「熱血」贊助人之一,從此,結下不解之緣。

君子之交,淡如水,平常各忙各的,透過電子郵件和書信分享築夢軌跡,偶而(好幾年)碰一次面,天南地北暢談,交換近況和心得,最近一次通電話,我喃喃抱怨:

「閉關寫了十萬字的稿子,好累。」

「我剛寫了三十萬字。」聽了他的「壯舉」頓時感到我的疲憊消除了大半,人真是喜歡幸災樂禍啊。

「我在皇冠雜誌上看了你寫金瓶梅的文章,很有趣。」

「三十萬字就是寫金瓶梅。」

「什麼?你又不是中文系的。」

「我不鑽研考據,中文系才寫不出金瓶梅的現代精神。」他又在嘲笑我的「中文系出身」,太講究文字,太古典。

「我喜歡《紅樓夢》。」

「《金瓶梅》是《紅樓夢》的媽媽!」他大聲吶喊著。

小學開始看《紅樓夢》,大學在故宮圖書館,廣泛接觸紅學研究,從一知半解到倒背如流,《紅樓夢》一直是二十多年的床頭書,甚至可以說是在賈府長大,時時跟著寶玉遊走大觀園,經歷十二金釵情事。對我來說,《紅樓夢》就像一個挖掘不盡的寶庫,透過曹雪芹的文字,中華文化和生活美學的精隨,一點一滴地呈現在少男少女的理想烏托邦,縱使繁華如夢,精緻園林轉眼淹沒於荒煙蔓草中,已嘗盡人間滋味……

朝夕以《紅樓夢》為師,對《金瓶梅》卻帶著有色眼光,以為不過是一本「中國古代性愛大全真實版」,始終不曾翻開原著一探究竟,直到翻開《沒有神的所在》,三十萬字一口氣看完,才知道雜誌刊載的文章不過是管中窺豹,侯文詠有更大的企圖。

閱讀過程中,時時想到美籍華裔歷史學家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黃仁宇提出大歷史的觀點,「即是不斤斤計較書中人物短時片面的賢愚得失。其重點在將這些事蹟與我們今日的處境互相印證。也不是只抓住一言一事,借題發揮,而應竭力將當日社會輪廓,盡量勾畫,庶幾不致因材料參差,造成偏激的印象。」他以二十世紀當作基點,回望四百年前的明朝,以讀者能夠了解的故事談論歷史,筆法淺顯易懂,影響力既深且廣,不僅在台灣一推出即是洛陽紙貴,轟動一時,後來在大陸出版,讓讀者了解原來歷史可以這樣寫,歷史可以這麼豐富、複雜又有趣,具有顛覆意義的敘述歷史方式,一舉掀開了意識形態統治歷史的鐵幕,改變中國人的閱讀方式,因此有「中國歷史學界的精神面貌就煥然一新了」的說法……

同樣的,《沒有神的所在》並不是《金瓶梅》的簡明白話版,而是以現代社會為基點,透過幽默淺白的筆觸,重新解構四百年前追求世俗慾望的商人家庭,充滿限制級畫面的妻妾爭寵之戰,褪去情色的外衣,巴結掌權者的態度,其實和君主集權制度中頂著道德光環各懷鬼胎的朝中大官,大同小異,僧多粥少的爭奪,甚至到了高度資本主義發展,慾望消費邏輯當道的當代,也是隨處可見。因此,侯文詠感慨著:「過了四百多年,《金瓶梅》所譏諷的那個年代─那些虛偽的理想與價值,在我們這個時代一樣活靈活現……」

巧合的是《萬曆十五年》和《金瓶梅》的書中年代相近,黃仁宇在自序中提及「書中以暴露中國傳統的弱點為主」蘭陵笑笑生則是以寫實小說批判中國傳統的價值,揭露人性的慾望。

那麼,《金瓶梅》主要是在揭發人性的黑暗面嗎?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每每讀著作者在冷靜凝鍊的淡寫白描中,透露出來對於貧窮、卑劣、無知、受苦、找不到出路的人的悲憫和同情,總是讓我為之屏氣凝神。」侯文詠可說是蘭陵笑笑生的知音,他在「灑狗血」般連續不斷的驚悚劇情中,看到了作者對人性的悲憫和同情,感動之餘,他進而發揮「重新詮釋經典」的功力,加入賽局理論、明代史料、電腦遊戲規則、現代精神分析、小說技巧、文言文翻譯成流行語……種種方法,無所不用其極,以說書般的流暢表達,與讀者分享他的私房閱讀,用功之深,讓人嘆為觀止。

當然,也在《金瓶梅》書中發現了和《紅樓夢》千絲萬縷的關係,兼具善惡的圓型人物,包圍西門慶的妻妾和包圍寶玉的妻妾候選人,三角關係的對決,人名和詩詞的隱喻,成住壞空的過程,世俗享樂的細節和對話,官商社會實況的描寫……可說是一個火辣生猛的母親生了一個美麗優雅的女兒,清代的曹雪芹在小說技巧上,走得更遠。

「妳們長年在國外旅行,沒遇過壞人嗎?」常常有人會問。

怎麼說呢?人性有光明面,也有黑暗面,端看他拿哪一面來對待你,在擦肩而過的偶遇中,盡量激發對方光明面,坦誠交流,那麼,壞人在相遇那一刻,也就變成了好人,但是,人性微妙難測,察覺對方即將展現黑暗面時,我們也懂得及時走避,因為─善良不代表無知。

看完這本充滿黑暗能量的《沒有神的所在》,感覺光明能量也加強了,更珍惜那些不計利害真心相待的朋友,因為,那真的不容易。


 

 分享至 Facebook

  回 [ 心靜讀書 ] 所有文章列表

空谷回聲

Dear Pinky:
你這篇寫得真好!
我真幸運,從你這篇書評又重溫了一次侯大哥的書∼
小花 於2010-07-11 12:13:10回應 1樓

小花:

哈哈~因為那天侯大哥的臉上就寫著:「人間好黑暗啊~」激發我認真寫書評的熱情,算是收驚的安魂曲吧~

Pinky
版主於2010-07-11 12:18:47回應

分享您的讀文感想

暱稱:
E-Mail:
網站:
內文:
驗證碼:
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皆為大寫英文字母)